缘 起 缘 落

依然

    她很平凡,有着猫一样深棕色圆圆的眼睛,柔顺的长头发,喜欢安静的听别人说话。

   她知道自己不美,但不是很在意,她一向是个随意的女子。

   可是离开他以后,很长的日子里,她却在想,如果美丽一些就好了,至少,能象眉一样。眉是她有三分鬼气的女友,肌肤雪白,染成栗红色的头发削短了露出细长的颈勃,挺拔的身材,纤润的素手,很平常的动作她做起来就有说不出的优美。她喜欢看眉举手投足。

    眉不安分,做事情常心血来潮的。中学时的眉,是学校女子田径队的短跑选手,百米总拿第一。到了大学,同时成了学校模特队和女子足球队的队长。眉自己说起那些日子也忍不住笑:“那真是两个奇怪的组合,刚在舞蹈厅里昂首挺胸的走一下午,脱下高跟鞋换上球鞋又跑到足球场,结果好象怎么也转不过弯了”。大学毕业后不到两年,眉没什么理由就辞去了公职,东家公司西家商场的频繁跳槽。

    眉常说自己“晃日子,什么也没晃出来”,眉喜欢用“晃”来形容自己的生活。在一般人眼里,眉是很奇怪的,这样跳荡的个性。可是她欣赏眉。她常想,象眉这样生活多好,看到她,好象周围的人都感觉轻松很多,好象生活可以是很单纯的,不用考虑太多以后。她就常担心的,担心工作,担心将来,感觉一生多少有点让人恐惧,难以把握,所以她很努力的工作,想把握一些容易把握的东西。

   在和狐朋牌友们晃日子之余,眉和她常在一起疯的,曾经两人合计着要出国,出去了总不能都去洗盘子吧,要有点中国特色的东西好混日子。太极拳和针灸很中国,可没个三年两年的不成,眉说:“我们做旗袍吧,黑底撒金花的中国旗袍,密密的盘扣......”

   “对,中国结系上碧玉,珠绣的手袋。”

    两个发白日梦的人就一起去学国画,学编织,专门买了中国结的书回来研究,出国是心血来潮的说法不了了之了。又一次,眉说要去学芭蕾舞,这次她哈哈大笑,没跟她去疯。上网前,两人最爱去的休闲地方是打司诺克。在散落一帮帮小混混的球室里,两个女孩子是少见的。都好奇的偷眼看,眉很淡定,象模象样的站好,稳稳把球杆送出去,姿势一如既往的优美,却完全不按规矩行事,将母球和色球乱打一通。眉是什么都要有漂亮姿势的,哪怕是百无聊赖的消遣。每次和眉玩都很开心,她喜欢不按牌理出牌的人。

    她和眉表面看是很不同的两个人,怎么就混在一起了。眉有次沉思着说:“你能包容,尽力去理解他人,什么奇怪的事情到了你这里好象都成了理所当然的了。和你在一起感觉特别能做真正的自己,很轻松。”

    她笑:“不是呀,我可就喜欢古灵精怪的人,一般人我不喜欢,没鬼气。”

    后来,她上了网,喜欢上了就一头扎进了里面,也不出来玩了,渐渐和眉离的远了,也和真实的世界离的远了。

    刚刚发展起来的中国公用信息网络,还是聊天和BBS盛行的年代。刚刚上了网的虫儿们的第一运动就是在各种各样的聊天室喝茶,在BBS灌水。四通,月光居,泉聊,南宁轩,星伴,信海,每个聊天室都热闹非凡。

    聊天室里也象真的茶馆,来的茶客有瞎闹的,有正经聊的,有学东西的,有互诉情长意短的。通过浏览器的窗口,仿佛可以看到红色灯笼映照下茶楼里影影绰绰的人群,唧唧喳喳的话语,热热闹闹的场景。

    她认识风,是偶然的一次在BBS里看帖子,风的名字和他独特的个人档案把她吸引住了:

   [风]简介:有一点坏!本性不差 有一点傻!也并不苯,有一点烂!还没褪色,有一点爱!不知给谁。

    她笑了,感觉上是一个有意思的人,很真实又风趣,就尝试按照他的地址去了信。风给他回了信,果然是象她想的一样的人。来回的写了几封信,就互相熟悉起来。因为她刚学会上网,他不厌其烦的教她新的东西,对她就象个宽厚的哥哥。有次风告诉她新开了个聊天室,他带她去。她选的名字是“依然”,风在聊天室里热诚有礼,里面的人都争着和招呼他。聊天室里有很多可以预选的动作,她左看右看,发现一个“跳”的命令,调皮劲一上来,她把风的名字输进去,选了跳的命令,得意的看着屏幕,想,“是不是可以让风象个小皮球一样蹦蹦跳跳呀?”,谁知道屏幕上居然显示的是:

    “依然一下子跳到风的怀里。”

    风象个宽厚的大哥哥一样呵呵.....笑。

    “哇!!!不是呀”她脸红了,又好笑起来,嘟嘟囔囔的说,“这下跳到自己套子里了。”

    “呵呵,不怕,没几个人看见。。”

    那以后,她也很喜欢去聊天室玩,认识了许多人。聊天室里人的个性都非常鲜明,比在生活中更容易分辨出来。她很困惑的想,到底在在网上的人表现的个性和生活中一样吗?表现的是真的自己吗?她自己的答案是否定的,在网上更表现的是她内心深处的顽劣性格,更象真的天性的她。也许从本质来说,她和眉是很相似的,不过在生活中眉能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,而她,却用沉静把自己包裹起来了。

    网络与生活是分开的吗?很多上网的人或多或少都有过这样的困惑。

    她和风讨论这个问题时,风对她说起玩MUD的事。

    风说:“我和剑客、老狼是MUD的第一批常客,我引诱剑客、老狼上mud,大功告成,又引诱老黑,呵呵,差一点,这小子后来自己掉进去了,满身泥味。”

    “哈哈。难怪都是泥腿子。”

   “那东西害人,如果有一个game能吸引你半年多一直在玩,你说是不是很厉害?浪费不少时间的。”

    “果然厉害。”

    “后来老狼因在mud被人砍杀,大吵一阵,破泥而去。我见过在mud被人砍杀而哭泣的boy。”

    “他被杀死就哭了?我们常常在不自觉的时候把情感加入其中。谁说网络与现实可以分开呢。”

    “从哪说起呢?你知道关于mud的什么东西吗?要不要上普及课?”

    “我对MUD懂一点。看过别人玩。:)

    不过还是普及一下和故事有关的吧。”

    “mud里杀气太高,你控制的人会自动杀人,被杀的人会因此损失10%的exp,技能等级降一级。”

    “为什么会杀气那么重?”

   “杀人杀多了,恶从胆边生,自然就杀气高了。exp越高,死一次损失越厉害,老狼那次被人砍杀时,10%的exp再救回来,大约要一两天的时间。据说:老狼当时大叫:“哪位大虾来帮我一下”小鱼儿(另一个玩家)大虾就飞快而至,结果小鱼儿杀气太高,一声大喝:“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,老狼没准备,一剑下来,魂兮飘飘”

    “哇!结果呢?”

   “重生的老狼大怒:你是帮我还是害我?小鱼儿也没解释什么,老狼当然很生气,可能言语有些冲突,于是小鱼儿隔天又杀了他两次,冲突升级。这时,一个巫师上线,老狼告状,因为在当时那个mud,鼓励和平共处,不提倡玩家互杀,所以巫师就主持公道了。”

    她听的惊心动魄,“后来呢?”

    小鱼儿当时在玩家属第一高手,这位巫师当时还是见习巫师,功力不够,如果不用手段自然是杀不了小鱼儿,于是这位先将小鱼儿的exp改为0,然后一掌轻拍,小鱼儿也去了。小鱼儿顿时大怒。

    “怎么巫师可以用非常手段?小鱼儿大怒以后?”

    “巫师是玩家升级的管理员。小鱼儿破口大骂,当时在线的虫子不少,自然影响恶劣,于是巫师当场将他杀档。老狼虽说巫师为他出气,但这后果远不是他想要的,因为小鱼儿从此无法再玩了。”

    “哦!是呀,有时候事情的发展不是自己能控制的。”

    “后来,这位巫师也因此事处理不当,被罢免了。巫师和老狼是好朋友,累人至此,也没么意思了,于是双双破泥而去。”

   “好在网络可以死而复生,伤而复好。唉。真让人百般滋味在心头,网呀。”

    “后来,再见老狼,他倒是说:有空还想再玩一次,internet说实在的,还是mud的日子最有意思了。”

    她能想象出风他们在MUD的快乐和沉迷,说:“真是一个数字化的年代,我们在网上全部化为BYTE了。但是0和1是简单的白描,不能包含一切,我们可是加入了很多感情色彩。”

    风说:“是呀,我们真的把网络和现实是交织在一起的,不可能完全分开了。”

    在网络上的朋友,相识的过程比生活中单纯得多,也容易多了。风把很好的几个朋友在ICQ上介绍给她,介绍到他时,风说“他是老虫儿了,网络技术非常好。”她就从此认识了他。但是她没想到,这会改变了她的生活。

   他开始注意她,是在深夜的ICQ列表中,她的名字总是蓝蓝的在上面。她和他每天都差不多是最晚下网的人。

    他很好奇,一个女孩子,怎么也那么晚才下网。和她聊了聊,发现她对很多网络的东西都有了解,多少有点惊诧了。而她对他的聪明勤奋,冷静而别出心裁的主意也留下很深的印象。在国内还没有几个城市开通INTERNET的时候,他就敏感的认为这将是件能改变生活的新东西,拨长途电话到北京去上网。他的事情多放在心里,不屑别人的理解;孤独是他的组成部分,他没有刻意去回避。他的孤傲的性格,让他固守自己的内心的世界,但是和她在一起,他却奇怪地有一种平静安宁的感觉。她敏感解意,即使奇怪的事情在她那也能平和的包容下来,她能理解他的独特个性,让他的孤独感不再发出空洞的回声。

    虽然他的聪颖和博学让她心折,他强烈的个性那样吸引她,她还是小心的维护他们间的距离,她始终认为,网络和生活有其各自的规则和方式。生活是生活,网络永远是网络,她不想把两者混淆起来。他没有她这些稀奇古怪的念头,很惊喜能找到他需要的安宁,只是按照他的方式全心全意去关心她。

    他们认识后的第一个中秋节转眼就到了。他想给她一个惊喜,偷偷修改好一个JAVA程序放到网上,那是一个每天都会变化的月亮,从弦月变成满月,他希望她能在中秋前看到,可是这时她却离开网去了外地,等她回来时,月已经圆过了,他很失望的把程序给她看。那时候如果他能看见她的眼睛,一定会发现月亮的光辉就闪烁在她的眼里。但是她没说。

    她想起以前看过的一部莎朗.史东的影片——银色猎物(SILVER),想起那朵通过电脑送给女主角的玫瑰花。

    当时的她认为,通过网络在她的机器上画一朵花,一定是很难很难的。如果他能.....

    她就在ICQ上发MESSAGE给他:“我想,如果有一个人,能在我的电脑上画一朵玫瑰花送给我,我一定要做他的女朋友。”

    “如果我做到了,你真的答应吗?”

    她想了想:“当然,是我在网上收到的第一枝花啊。”

    他给她发过去IPHONE的程序,教她安装。他深吸了一口气,输入她的IP地址,她的电脑上响起一阵模拟的电话铃声,她惊奇的看着接通的过程。他打开了白版,专心的画了一朵花。他不会画画,特别是用鼠标画玫瑰那么复杂的花,他只是会简单的笔画,于是就画成了一朵雏菊。他把颜色尽可能细心的涂好,他第一次为自己的绘画技术感到懊恼。他通过TALK告诉她打开图画版,于是在她的电脑和她的心上同时灿烂地开放了一朵美丽的雏菊。她的眼睛亮亮的对着电脑笑,笑意仿佛满满的盛不住,漫山遍野的溢出了。

    在图画板里,又出现了他的话:“答应我一件事,以后不许接别人的花呀”?。

    隔着遥远的距离,仿佛可以感觉到他那柔情的霸道,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仿佛被触动一样融化了。

    “......”

    她还是喜欢去聊天室,他不常去,但是喜欢看着她玩,他常开几个窗口,一边看她聊天,一边做自己的事情。他总认为老聊天浪费时间,他在网上有更广泛的兴趣。

    不久,她生活中碰上不愉快事情,就跑去聊天室捣乱,用他教她的javascript程序做会自动说话的机器人,大段大段的输入她喜欢的歌词和笑话,聊天室里满满的屏幕全部是她一个人的话,别人全插不上嘴,她当然被毫不留情的管理员“kick out”出了聊天室,她也任性的回敬别人,不肯妥协。他知道她是因为心情不好才这样的表现恶劣的,就忙着帮她处理捣乱的后果。他护着她,明知道是她的错,也不惜把其他的老资格的虫儿们也得罪了好几条。她心里被切切实实的感动了,原来被一个人全心全意呵护着,能那么的好。在那以后,她反倒也不去捣乱了,老老实实的跟他学网络技术。她那关于网络和生活的观念也就此发生了变化。她不再坚持她的把网络和生活截然分开的看法了,好象着了魔一样一下班就跑回家上网,能天天看到他,能和他在一起成了她最快乐的事情。

    网络技术不断更新,从最早的iphone, netmeeting,html,JAVA,JAVASCIPT,到后来的虚拟现实,realplay,netshow,push技术,动态网页技术,cgi,ASP,常常是他们一起开始学,最后却总是他学先学会,因为他专心,领悟的快,她却忙着去找些好玩的程序,图片发给他,甚至在他学得太投入,不肯睡觉的时候去捣乱。可是学不好又着急。他就一点点教她,很耐心,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宠她,一看到她着急,心里就恨不得在她身边,而她和他一起的成就感,也让他心里充满信心。他常想,如果没有她的鼓励,他不过是个平凡的人。他们的感情和网络技术一起伴随成长。他们渐渐感觉到了,MODEM之间的线,象弦一样连通了心灵,HTTP协议穿透了他们之间万水千山的距离,让他们不再感觉到孤独。

    等他们终于见面的时候,他和她,还有眉一起去出去漂流,去爬山,象孩子一样疯着,玩的很开心,他感觉她和眉在一起,仿佛空气中也有一种温情脉脉的甜美,他以前不知道两个女孩子之间的情谊也可以让人嘭然心动的。眉也看得出来他很宠爱她,他们很和谐,她为他们感到高兴。

   他们常打电话,常常下了网,临睡的时候挂长话给她,一直聊到她睡着。他很喜欢听她说话,她在他面前总是娇憨的。有时候白天想她了,或者工作碰到不高兴的事情了,他也给她电话,通了话仿佛心情也可以豁然开朗。现在的她喜欢笑,感觉心里总是满满的。有人爱的日子真好,她对眉说。感情就象深深的井,明明是知道有水的地方,有人却由于挖掘不得法,用很多时间只能掘出枯井。而他,总能准确地打动她的心。

    眉看着她,一面高兴,一面担心,太美好的东西好象都不能长久的。但是眉喜欢看到她幸福的样子。她谈起他,眼睛总是有着动人的神采。

    网络中可以抹杀遥远的地理界限,可以在刹那间拉近他们的距离,可以不管的世间人情世故,可以忽视周围的环境,当回到生活中的时候,一切却依然存在。他们才发现,原来这样美好默契的感觉也不能和命运对抗。生活,露出了它现实冰冷的一面。

    那一年的春节放假,他们一如往昔的在网上,可是她敏感的发觉他有点心神不定。他不再象以前那样留意她的反应了。他说是工作,春节后要给公司的展销会做一张宣传的光盘。她让他把工作发给她,也一起做。她做好了一部分,他很高兴,说赶快把所有的东西做完,就让她来,两人可以见到了。想到可以再见的日子,她满心满怀的高兴。约定的一天来了,可是他却带着歉意告诉她,家里人生病了,需要他照顾,他想这段时间她还是不来的好。

     她强忍着失望。说她能理解,以后再找机会去吧。

    她其实有了预感,感觉事情不象他说的那样单纯。但是他不说。她敏感的心也不肯问。开始言语间第一次有了意气用事了。他没想到一向对他十分柔顺的她也会这样的语气冰冷。

    ICQ上,他发过来的信息说:“我知道没能让你来,让你很失望。可是我这段时间真的心力交瘁了。你又这样对我。唉,算了,我们还是分开好些。”

    她一下子傻了。

    他接着说:“我以前的女朋友,我没告诉爸爸妈妈,我们已经分手了,结果过节的时候他们叫她来玩,她就来了,好象我们之间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一样。我很矛盾,爸爸妈妈喜欢她。”

    “你呢?”

   “我也喜欢她,哪怕是分手以后。但是我不爱她。她说她爱我,她想回来。”

    他又对她说:“如果我只有一年的生命,我一定什么也不管,就去和你在一起。可是现在,我是不能离开爸爸妈妈的。他们需要我照顾。我以前太伤他们的心了。现在他们老了,日子还能有多久呢?我再不愿意去伤妈妈的。”

    “......”

    “但是不管怎么样,我想,我这一辈子都会记住你的。因为你,我才有今天的一点点成绩,学会了很多东西。就象只有在他手中,才能散发出她的全部光彩一样;她也相信除了她,没有人能真正激发出他的能力了。但是这又能怎么样呢?”

    她只能默默的听,默默的流泪,不明白自己怎么那么多泪,她一生中从来没有这样软弱过,听他说的话,心中又是酸苦又是甜蜜。他曾经对她提起童年和少年,上学时的任性,逃学,街头的群架,退学,父母伤心,担心,却从来不肯责备过他。等他终于有天在群殴中,双手上留下深深的刀伤而幡然醒悟时,他的父母已经白了双鬓。后来,他变成了一个不再闹事的电脑迷,凭借自己的聪颖,他修完了大学的课程,成为一个学校的电脑老师,然后又应聘在一个大公司做了网络管理员。

    再以后就是上网,他们相遇的甜美幸福的日子。

    想起上次看到他手上尽管痊愈后,依然触目的伤痕,她不知道,怎么拿她一年的网络爱情来和那20多年的亲情来抗衡呢?她只能接受,但是不知道自己怎么去接受没有他的日子。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在看够了太多悲欢离合人生如戏的今天,很多人都不相信了。但是她相信,碰上他以后,她无数次设想过他们以后的生活,她想她是真的心甘情愿的和他平平实实的过完一生的。她知道他喜欢让她依赖,他也能够让她依赖,只要想到和他在一起,心里就很安稳的感觉,一生并不是那么长的不可琢磨的。

    而现在,和他一起的希望彗星一般从她眼前流逝了。她感觉就要失去他了。

   屏幕上的他消失了。初春的阳光下,她沉默的走着,胃里一阵一阵牵痛。她想,原来古人真的感到“牵肠挂肚”才有这样的成语出来呀。她了解他的决断和冷静的头脑,知道一旦他下了决心是不可能挽回了,她心全乱了,不知道该怎么才好,可总该做些什么吧?春节期间的飞机票是不可能买到的,她去火车站,也没有票,她去买了一张黄牛票,感觉有票贩子真好。

    车到晚上才开的,她收拾好东西,给眉打电话,眉很担心的来送她。到了车站,果然是人山人海的,火车上满满的人,眉帮她连人带行李推上车厢,连座位都没办法去找,她在门口边见缝插针的放好箱子,坐在箱子上,眉左右看看形势,很担心对她喊:“我看你最好还是下来吧,这样坐一天,真叫人担心啊。”她摇摇头,只要能上火车,她站也要站去的。

    上了火车,她不哭了,甚至有点高兴。她想,也许见了面,他会改变主意的吧。

    晚点了再晚点,火车终于到站了。打了电话,他来接她。就象平时她对他的情绪感觉仿佛清水透明一样,她还是感觉到了他的沉默。

    西餐厅的大堂里,环境幽雅而冷静,远远的有肯尼.金的蓝调音乐传来,方桌铺着蓝白条纹布的桌布。他照例的要了汤和水,这种饮料她以后的日子里一直衷爱着。他对她说起他的女友:“那天她去我家,我很冷淡,也没去管她,做自己的事情。我有两台机器,她居然会用另外一台来上网。而且她还说,现在有网友到这来出差,也来找她玩。简直离谱。”

    她没说话,心里默默的想着他的美丽的女友,那位和她一样在乎着他的女孩子,一定也是因为爱他,才会想着去了解他,去接近他喜欢的一切,才自己学会上网的。她心里一阵阵的牵疼。为自己,也为那个柔情的女子。她知道连她自己,都无法忍心去伤害她的。

    她不明白,为什么总碰上这样的选择题。碰到的时候,第一个逃避的又一定是她,她知道自己的个性。她的逃避,一半是因为自尊,另一半却是因为自卑。她不太输得起。她想,只要一犹豫,只要需要选择,她就会逃跑,不肯去给别人选择的机会了,她宁愿不做选择题,只做是非题的。

    “射手座的女子”她对自己说。她假装看菜单,不让他看到她的泪水,但是她端起茶杯的手却控制不住的一直在发抖。他低着头,不去看她。吃西餐,就是有这样的好处,可以离的远远的。

    天上开始下雨了,他打起伞送她回宾馆,她一路看满街的霓虹,在雨中朦朦胧胧的散发着光晕,小车安静的沙沙经过,半明的夜幕下高高矗立着的大厦。以后再也不会来到这个伤情的城市了,这个对她曾经是那么亲切的,仅仅是名字就能让她柔情顿生的城市。她边想边近乎贪婪的看着这个都市,她深爱的男人的都市,他曾经的,也将永远生活着的都市。

    到了宾馆门口,他对她说,姐姐要去出差,要赶回去。她绝望地用手指缠住他的伞把上的绳子,缠了又缠,就是不肯放开,黑夜中看不到他的表情,只感觉他声音紧紧的:“别这样呀,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嘛,我说过要好好照顾你的,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。我答应过的。”她边流泪边微笑着点头,松开手,他坐上出租车,她又发疯的跑出去跟着,深一脚浅一脚的踏进雨水里,她知道能看到他的时候不多了。

    第二天上飞机的时候,她是笑着和他告别的。因为他要她答应不哭的。这次离别,不会再有相聚的时候。

    他的城市,以后在她的一生中,就成为一个永远无法愈合的创伤。只要一触动,就会渗出痛苦。

    机场外,他身影应该已经溶入了熙熙攘攘的车流人流中。他将回到他的生活,她也回到她熟悉的环境中,他的生活,她的日子,都将在各自的时间中延续下去。应该不会再有相交的经纬了吧?网络,他们还拥有网络吗?他们的通讯协议已经不同了。

   飞机呼啸而上,她的泪憷然而下。

    从此,大部分夜里,寂静的网上,他不再出现。她一个人面对屏幕的时候,常常不知不觉泪无声的流下来。她心里反复的想起林忆莲的一首歌“爱有多销魂,就有多伤人,既然勇敢爱,就要勇敢分......”;

    可是感觉自己怎么也勇敢不起来。

    她想,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呢?当她感觉到痛的时候,也许他感觉更疼,当她感觉苦的时候,也许他感觉更苦。坚强让他的苦只能留在心里,苦就会加倍,他的痛不能化作泪水,这样的痛会刺伤了他的眼睛。她想着想着就发呆了。

    他发疯的工作,但是却渐渐离开了网,他想避开她,避开自己。他有点奇怪,为什么以前能够一个人很享受的孤独,今天是那么强烈感到寂寞。对于这种没有益处的寂寞,他控制住不再去想,他有这个能力。他只是想,她那么好,会找到她需要的幸福的,他想象着在她的城市里,她很幸福的生活着。

    她也想努力去工作,但是屡屡颓然放下,她的心依然在没有他的邮件,没有他的电话,没有他的关心的荒芜中徘徊,在过去的回忆中漂流,她开始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感受孤独,在人来人往的网络上感觉无助。

    网,不再是她的全部,但是她离不开它,过去这是他们的纽带,她本能地想也许有了网,就有了他。她每天象例行公事一样的上网。

    她开始灰心了,生活是无情的,怎么能和命运抗争呢?甚至,开始怀疑他们原来的一切,不明白为什么可以变得这样无声无息呢?他不想她吗?他不在乎吗?她变的消极了,也失望了。他没想这些,依然埋头工作,效率很高。连他自己都吃惊。

    她开始尝试给他打电话,他对她只谈工作,她默默地听,感觉到冷淡和陌生。她不再打电话了,只是一遍遍的想以前他们往事,回想起认识的点点滴滴,开始学会在晚上喝一点点酒,然后把酒变成了泪。终于有一天,她忍不住在电话中对着他痛哭。可是依然无法改变什么。

    她没想怪他,她知道他的冷淡仅仅是一种方式,而不是实质。但是她的世界已经倾斜。陌生的想要破坏一切的冲动渐渐在她心里萌发。这感觉让她害怕。

    她怕会有一天,因为这种破坏欲望对他们美丽的以往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。

    《泰坦尼克号》在各地公演。他和她,在各自的城市里看了这部片子。

    破天荒的,通过ICQ,他给她发信息,对她说,想想连泰坦尼克号发生的爱情都会过去。就把一切当作回忆吧。好好照顾自己。

    与此同时,她的城市里,她也在给他写信。信上说,杰克最后把生的希望全部给了露西,让她无论在什么条件下都要活着,好好的活着,活得幸福。有一个完整的家,好多好多的孩子。杰克沉入冰冷的海底后,露西没有辜负他的爱和期待,她做到了他要她做的一切。他和她都是懂得爱的人。真爱就是这样的。她想,他们的爱超越死亡,拥有了永恒。

    她现在才明白,原来他早就知道了爱的真谛,而傻傻的她,才刚刚理解呢。爱,就是在不能拥有的时候,放开彼此,爱,就是让对方有更多的空间,有更好的机会去生活。爱,是不会相互伤害的。

    她把信发出去的瞬间,感到一种平静和安宁。

    她想,她会尝试着再做回天地间那个安然而晴朗的女子。

    后来,他离开了网络,很久没有和她联系。

    她还在网络上,他和她一起学到的知识,让她找到了一份很喜欢的职业,她进入了一个internet的公司供职。她沉静的工作,因为他曾经对她说过,他喜欢女孩子打扮得美,她现在很注意的修饰自己,也常常有男孩子夸她气质好,她就淡淡的笑。她也常和同事们一起打球,游泳,蹦的,可她的眼睛常常流露出忧郁,现在的她,更加敏感而脆弱了。眉常来她的公司,她也喜欢和她一起出去走走,她和网络结合的太深了,常成天成天的盯着电脑看,眉仿佛是她和世界的连接点,如果没有眉,也许她就真的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了。

    终于有一天,她感觉眼前好象挂上了一片黑雾,眼前的世界模糊了,因视网膜脱落全休在家。

    朋友们来看她,网友们也来。他们都安慰她说,会好的。会好的。

    眉照例来陪着她,上医院,满世界的找医生。眉仿佛下决心的说:“我给他打电话,他应该来看你的。”

    她摇摇头:“不要。这样他会为难。他不知道用什么心情来看我。他不能给我什么承诺,心里又疼我。会很难受的。”

    风知道消息飞过来了看她。

    她心里的一个角落,一接触到和他有关的东西就会柔柔的牵痛。

    风隐约的知道他们的故事,他爱惜的抚摸她的头发,她的头发很黑很亮,柔顺的披着:“唉,这傻女孩呀。有什么事情放不下的?该放的就放下吧。”

    戴着墨镜,看不到眼神,只是嘴角露出笑,调皮的回答他:“是,有什么放不下的”“该放就放。”

    她心里却知道,如果时光再倒流一次,即使知道结果是这样,如果让她回头去选择,她还是会选择爱上他的。这样的如果,她假设过多次,每次就给自己一样的答案。

    唉,那时候,真叫幸福呀。

    她转过头对风说:“他离开网络已经很久了。看来是决心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 风回答她:“他即使离开网络,也会干的很好的。”

    她心里很感动,因为风对他的评价,她知道风是对的。他无论去到那里都会是很出色的。

    她想,也许生活依然是有情的。网也是。缘起缘落的故事,不论是网,还是生活,天天都在上演吧。

返回网络生活